凤凰彩票买彩官方网站她故事 豆豆: 要聚起多大的能量才能发出让

编辑:凯恩/2018-11-24 12:41

  的豆豆,也是在大冰《阿弥陀佛么么哒》中那个「玩儿鲨鱼」的小芸豆。她不仅是个探险家、行者,也是一位极限运动达人。因分享环球探险纪实拍摄,传递自然环保理念及野生动物知识科普,凤凰彩票买彩官方网站,而被冠以

  她说她学潜水是因为小时候怕水,学跳伞是因为恐高,她似乎永远在挑战自己的边界。环游世界第八年,她希望把自己看到的美好,展现给更多的人,因此也开始迈向更高难度的挑战。

  她身上从不缺乏另人艳羡的光环,但我们都知道,越是茂盛的树,根须都扎向地下更深处。

  2018年2月10日中午12点,海拔5106米,水温零下3摄氏度,她和队友成功完成了国际首例高原冰潜自由潜。高原澄澈的阳光把厚厚的冰面照得如同闪着光的蓝水晶,她躺在上面,眼里映着游云,终于可以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前一天,他们经历了一个无眠的夜晚。当晚他们到达海拔五千多米,露营休息时,因为气温太低,有队友出现了失温的状况,两个队友产生严重的高原反应,高烧加低血氧,其中一位队员的血氧值跌到了28。专业登山海拔超过4000米时,血氧值如果跌到70左右就会被建议停止,到40是需要直升飞机急救的。但他们所在的区域并不具备直升机救援条件,半夜路况和客观条件也不允许下撤,队友的血氧值跌到28,情况十分危急。

  「很可怕,这样子会脑萎缩,如果处理得不好,就会造成残疾。」作为团队负责人,豆豆一个晚上没睡觉,她必须时刻留意队友的状态,发现异常时,她便根据队友的状态及时按照正确的量来供氧,给药,联系到高原专家朋友给救助方向,一颗心悬着,急出了一身冷汗。

  一晚上她丝毫不敢放松,一直在观察队友,测试他的反应,看他能不能走直线、有没有上厕所。有经验的人可能了解,出现高原反应的时候必须要不停地喝水,补充足够的水分,降低体内血液浓度,上完厕所才可以睡觉休息。

  幸而前期做了充足的准备,又有专家的帮忙,天一亮他们立即下撤到海拔四千多米,去当地医院初检并治疗,为了保险起见,豆豆带团队下撤到西藏,队友的情况总算是稳定了下来。

  直到采访时,回忆起那个晚上,豆豆依然感到后怕。这样的惊心动魄,她自己没少经历,也听说过很多,她印象很深刻的是「曾经一个女孩在登顶慕士塔格峰后,感觉有点累,因为觉得已经是在下山的过程中了,所以没有喝水、没有上厕所就直接睡了,第二天就再也没有起来。」这次危险发生在队友身上,让她感到更加恐惧。

  事实上她当时已经连着好几天都没怎么休息了。这次队伍是她带的,前期包括登山、潜水、救护和拍摄等多种器材的准备,跟西藏当地的沟通,团队成员的状态,她都要操心。

  在西藏,氧气属于管控物品,而他们需要带纯度百分之百的氧气瓶,因此前期需要通过一系列复杂的申请程序。所以她很长一段时间都在盯各种事情。但尽管做了充分的准备,每一次探险却都是未知,没有人能预料到现场到底会发生什么状况,只能通过以往的经验利用现有条件及时做出反应。

  这次高原冰潜自由潜,他们不仅要面对海拔5000米之上的稀薄空气,还要在气温零下的高原湖里做闭气的运动,内脏可能会受到更多倍的挤压。她自己背了一个氧气瓶上去,如果下水出现什么问题的话,这瓶氧气,是她用来急救自己和水下拍摄搭档的。

  但这氧气一个晚上就全用完了。「当时我们都给了那个队员,我要保证我团队的人平安。当你带团队出去的时候,责任两个字对你来说太重要,甚至是同样出现生命危险的时候,你需要把你团队的人摆在第一位。」

  重新调整之后,她和其他队员又一次进行了挑战,这一次,他们终于成功了,国际首例。

  很多人最初知道豆豆,是在大冰的书里,那个环游世界、击退小偷、哄鲨鱼睡觉、坐着导航失灵的船漂在龙卷风肆虐的巴拿马海域,感受了三次雷神洗礼的小芸豆。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注意到她,发现很多明星竟然都跟她是朋友,她的身世也成了一个充满神秘与诱惑色彩的诱饵,引诱着无数好奇而八卦的心。在各种猜疑里,她的形象逐渐被勾勒,成为那个有胆有貌又有钱,敢说敢做又敢玩的女人。

  有人羡慕她既能拥有娱乐圈的光环,还能拥有周游世界的潇洒,不少人则自动把她的底气归结为四个字:「有钱任性」,认为她是「有钱所以游戏人间」。

  但豆豆自己心里清楚,她做的事不是贪玩冒险,而是需要做充足准备、带着任务的探险。

  比如2月份的这次高原冰潜自由潜,就是为了去拍摄高原水下生物。这也是他们选择自由潜的原因,自由潜可以通过自身肺活量调节呼吸,屏住气息尽量往深潜,可以在水下待更长的时间来满足拍摄的需求。此外,自由潜水员在水下不会吐出大量气泡,不会惊动水下生物,也能捕捉到更加清晰美观的画面。

  当然这也要从豆豆的另外一个身份说起:自然生态摄影师。她曾潜入亚马逊水下拍摄食人鱼、在斯里兰卡自由潜拍摄蓝鲸与沉船、在墨西哥潜水寻找大王乌贼、到北极圈拍摄刚出生的北极熊等等。

  多年的户外活动经历,她直面过很多危险,也领略了很多我们想象不到的风景。她希望能把自己看到的那个瑰丽世界,展现在更多人面前。而当她了解到这些自然生态信息有很多是缺乏记载的,填补这些信息可以为生态保护和生物研究提供更多影像资料和帮助时,她觉得自己有必要去做这件事情。

  「美国一个生物学家提出海拔4500米是高原鱼的临界点,但是我们发现在海拔5000多米还有高原鱼的活动存在,是一种特有的裂腹鱼,但是却没有被科学记载。」此前豆豆常年在国外活动,当她对自然生态了解越多的时候,也越加觉得应该让中国多样的水下生物得到了解和记载。目前没有人去做这样的事情,所以我希望组织一个团队,去记录下这些生物,补充我们这些生物影像资料的空白。」

  「在不同海拔,高原鱼会有不同的外貌形态、习性,这些都是我们陌生的。建立它们的档案非常有必要。因为藏族人有放生的习惯,但他们放生的鱼通常是直接从菜市场买来的,这些放生鱼会造成物种入侵,破坏高原湖生态。了解高原鱼的习性和高原湖的生态,对解决物种入侵造成的问题会有很大帮助。而普及这些知识,让藏民有更多了解,也能更好地维护原生态。」

  首次去高原冰潜自由潜拍摄,他们也遇到了很多意料之外的困难。尽管已经找了非常专业的公司来制作这次的潜水湿衣(湿式潜水衣,会透水),但因为是首次尝试制作适合冰潜的9mm湿衣,前期也无法实地测试,所以存在很多不确定因素。湿衣的浮力超出了预期,原先准备的配重不够,(配重不够人在水中就会往上浮,无法继续下潜),于是他们最后选择了背石头来增加配重。

  豆豆手套和脚套的尺寸也出现了一点误差,一直在灌水,最后她只能把可以在0℃左右水温使用的9mm手套脚套,换成了3mm的(通常被用在28℃左右水温中)。在-3℃的冰水中,他们每天上上下下要在水中待1个多小时,就这样忍着寒冷完成了拍摄任务。

  这一次将为她今后的拍摄留下珍贵的经验,因为这只是个开始,豆豆希望能够进行一系列的拍摄,包括不同季节高原湖水下生态的变化,从而更全面地建立起高原鱼的档案。当然,这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可能五年,可能十年,可能二十年都会在做这件事情。」

  在去西藏前,她在登山,西藏回来之后,她又马不停蹄地投入了接下来大强度纪录片拍摄的准备和训练。「我是一个特别谨慎的人,我可能前期的准备工作是别人的十倍以上。你做了100分的准备,可能结果只有80分,但是如果你只做了80分的准备,结果可能就只有60。」

  而除了训练和准备,她还在同时做公益项目,筹划「自然科普博物园」和户外教育事业。

  「这几年发现自己慢慢有点影响力,我觉得有这个影响力的时候,我想更多地去做一些偏社会责任的东西。」她从2010年开始环游,走到第八个年头,她越来越明白自己想要什么。她和国外的机构合作,希望能打造原生态的「自然科普博物园」,让大家能更多地了解自然,观察身边一些细节的东西,发现生命的美好。

  她还想建立起真正适合中国人的户外教育体系,让人们更加科学和系统地学习相关知识。因为她发现身边「High证」的现象越来越严重,很多人热衷于拿到各种证书,一些体系为了抢占市场也过于强调证书,而忽略了真正户外教育。导致持证的人有很多,但其实能力却达不到专业的要求,真正参加户外活动时反而容易出危险。所以她希望做一个严格、对大家有意义、甚至是可以推动中国户外运动发展的体系。

  她每天要花近三个小时来做训练,剩下的时间则穿梭在不同的项目会议中,因为一些项目需要跟美国那边对接,她常常在忙了一天之后,深夜里还要开跨洋会议。从西藏回来之后,她的耳压一直有问题,忙碌和疲惫又使症状加重了,但直到现在她都抽不出时间去医院。

  她的行程甚至忙到来不及去消化那些刚刚经历的惊心动魄,多年来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节奏。在忙碌中将遇到的危险和面临的压力隐忍吞下。那些惊心动魄的瞬间,和家人讲起太残忍,和朋友说起太遥远。

  在越来越多的分享和演讲之后,她发现生活中自己的话变得有点少了。「但是我现在很喜欢跟小孩子在一起,他们很天真,像是一张白纸,问题也很奇奇怪怪,我有时候喜欢站在孩童的视角去看,跟他们在一起就充满了活力。」

  也许有人听了豆豆的这些故事会问:「作为女生,是不是给自己太大压力了?」当然,这个问题也可能是你经常被问到的,下一次,不妨借用豆豆的话来回答:

  「很多人觉得『女生就应该怎么样』,觉得『我女生比较弱,所以不能怎么样』,给自己做挡箭牌,已经把自己框架好了。我觉得就是要探索不可能,我要探究这个不可能性的边缘在哪里,所以我的概念里面没有『女生就要怎么样』。」

  或许她出身是很好,明星朋友的确能给她带来光环,那些探险经历的确比所有小说都要精彩,但这些不过是她路过留下的浅浅脚印,当人们看着她的脚印艳羡或者猜度时,她早已经迈向下个目标,去做更重要的事了。

  D:我的朋友中有一些户外运动爱好者,经常出去徒步穿越峡谷,听他们说起我也就想尝试一下,然后发现自己很多不足。对这个领域是完全陌生的,我觉得它像是一门学科一样,必须要进行系统的学习、理解、认知与熟悉,才能够更好的掌握这项运动,所以我就开始去涉及这个这个东西。

  D:希望让大家对自然有更多的了解,周围很多人都非常需要这方面的普及。比如很多人不知道为什么有些鹦鹉会吃土,其实是因为它吃了有毒的果子,需要用泥土里的元素来排毒。

  大家越来越忙碌,忘了观察身边的一些细节的东西。我希望能做原生态的科普园,让大家看到真正的自然生物体,比如蝴蝶化蛹、蒲公英播种等这些生命的美妙,而不是只能通过标本来想象。

  D:我们会找很多插画师帮我们画出来,再把动物的习性、是否是濒危动物、会分布在哪里等等一些简单的资料放上去。用比较通俗易懂的语言,趣味性地展示给大家。所有人都在说环保,但很多人不了解这些知识,你对它不够了解,又怎么会去热爱?所以我想应该更多地让大家去了解。

  D:我丢失了很多东西。比如说以前会弹琴,会跳舞,现在基本上很少了。但只要是有时间,还是会犒劳自己。去滑个滑板、放下风筝、和朋友小聚。你不能去剥夺自己的生活,不然的话也会变得越来越枯燥,变得像个机器一样。当你没有情感、无法感性的时候也很可怕。工作、包括户外运动、探险之类的,都是生活的一部分,不是全部。

  D:努力和优雅。我身边的很多女性朋友就是自己特别优秀,又特别努力,我觉得挺感人的。我觉得能幸福、快乐、独立、有尊严地活着最重要。有尊严的意思,就是你要对得起自己。

  D:我觉得很好,大家可以相互扶持,分享一些信息,得到很多的信息补充,这挺好的。

  1.自然生态摄影师、探险家、全能极限运动达人。至今到访七大洲四大洋共计一百多个国家。6岁起始舞蹈生涯,16岁被挖掘成为商业广告演员,高中涉猎户外运动,大学开启环球之旅。 2009年学习潜水,至今潜瓶已达1000多瓶。到访世界各地无数潜点,包括:可可斯岛(Cocos Island)、加拉帕戈斯群岛(Galapagos Islands)、索科罗岛(Socorro Island)、马尔佩洛岛(Malpelo Island)、苏丹红海(Sultan Red Sea)等等。

  2.野生动物摄影师、新锐探险家、全能极限运动者、自然博物教育推广人、户外教育体系创始人、ADEX中华区海洋环保大使。

  3.全球首位进行高原冰潜自由潜的女性、亚洲首位在金塔纳罗奥面对面水陆零距离拍摄野生美洲鳄的女性,也是中国首位在亚马逊拍摄亚马逊巨蟒的女性摄影师同是首两位穿越全球最大洞穴韩松洞的中国籍女性。